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生活发布 >悲愤!闺蜜拿掉的孩子竟是老公的,是我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幸福婚姻

悲愤!闺蜜拿掉的孩子竟是老公的,是我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幸福婚姻

  • 浏览量289
  • 点赞量212
发布于:2020-07-10

悲愤!闺蜜拿掉的孩子竟是老公的,是我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幸福婚姻两个人的爱情却是三人同行

那年秋天,刚刚中专毕业的我被分配到宜昌一家国有企业上班。在那里,我很快认识了一群年龄相仿的朋友,其中有振林,也就是我之后的老公;还有丹萍,一个和我做了12年好友最后却破坏我家庭的女人。我们这群朋友有男有女,没过多久就配对成功了两对情侣。也许是受别人影响,振林也选择了一个目标奋力追求,这个目标就是我。最开始,他大胆而直接地向我表白,请求我做他女朋友,但我觉得自己年龄还小不应该考虑这些事情,所以迟迟没有答应。可振林并没有死心,他又采取了“曲线救国”的方法,通过我身边的好友来接近我,以此改变我的想法。  那时候,我和丹萍住在同一个宿舍,关系很好,不论是上下班还是去食堂吃饭,甚至连去浴室洗澡都是二人同行。于是,她很快成了振林的“专职邮递员”,频繁地将书信、纸条、小礼物送到我手中。不但如此,她还卖力地在我面前列举振林的种种优点,极力劝说我答应振林的请求。我一向视丹萍为姐姐,她的话动摇了我的决心,我终于答应振林做了他的女朋友。之后,我和振林相爱了,但值得一提的是,在恋爱过程中我俩几乎没有单独约会过。每次逛街或者出去游玩,我们都叫上丹萍,一方面是振林很感激她的帮助,另一方面是我习惯了和她形影不离。于是,曾经的“二人行”变成了“三人帮”,这个特别的“铁三角”成了单位里一道“风景”,很多同事曾戏谑地问我:“你们该不是三角恋吧?”  偶尔,我也会有心中不满的时候。有几次,我故意撇开丹萍和振林单独约会,可她知道后却很不高兴,说我 “重色轻友”。无奈,我再也不敢这样做了。从此以后,三人同行越发成了我们之间约定俗成的习惯。  我们仨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几年。后来,企业效益日渐下滑,经常连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来,面对这个情况,同事们都纷纷选择跳槽。丹萍通过关系在南宁谋得了一份不错的工作,而我和振林也一起跳到宜昌另一家单位上班。昔日的“三人帮”就这样解散了。  之后,我和振林结婚了,并且通过自身努力在事业上取得了一点成绩。我们买了房子,商定暂时不要小孩,过着舒适、滋润的二人世界。与此同时,丹萍在南宁也发展得不错,惟一遗憾的是她的感情历程一直不顺,谈了好几个男朋友却始终没有结果。但遥远的空间距离和不同的际遇却并没有让我们的感情变淡,我与振林一直和她保持着密切的联系。2006年夏天,丹萍又结束了一场痛苦的恋爱,那次失败让她备受打击。一连个把月,她每天夜里喝得醉醺醺的,然后给我们打电话哭诉。她的状态让我和振林很担心,当她说出想回宜昌时,我们毫不犹豫地举双手赞同,还忙不迭地托关系帮她找工作。2005年春节后,丹萍回来了,当时的我完全沉浸在朋友重聚的喜悦中,根本没有料到她的到来会给我带来那幺多痛苦。  丹萍回宜昌后,我和振林生怕她孤单或者想起不开心的事,去哪里都把她带着。虽然她有住处,但我还是在家里专门为她准备了一个房间,有时候玩得太晚,她就在我家住下。那一年,我们似乎又回到了以前那个奇特的“三角关系”,但我从未往不好的地方想过,因为振林和丹萍都是我最信任的人。2008年3月,我怀孕了,丹萍主动要求照顾我,每天到我家为我和振林做饭。为此,我和家人感激不已,尤其是振林,他成天唠叨着丹萍是如何好、如何贤惠。记得我还开玩笑说过:“你老这幺夸她,我可是要吃醋的埃”听到这话,振林似乎笑得有些尴尬。  几个月后,我的行动越发不便,成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、吃东西,而丹萍和振林则忙着做这做那。本来,看到这一幕我还觉得自己特别幸福,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才让我感到似乎有些不对劲。  2008年中秋节,很多亲戚到我家吃饭,大家进屋后,丹萍倒水、拿烟、端水果忙得不亦乐乎,还一边对大家说:“你们别客气,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样,有什幺需要只管跟我和振林说。”  我本来已站起身准备招呼亲戚们,听她这样一讲,竟产生了自己是客人的错觉。我闷闷地重新坐回沙发上,听到她正吩咐振林去买些什幺,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样。当时,若不是碍于有亲戚在场,我已经发脾气了。后来,他俩又一起钻进厨房,我故意喊人把厨房门打开,看到他们有说有笑地一起做饭,而自己,却像局外人一般,只能冷眼旁观。  表妹似乎敏感地察觉到了什幺,她临走时对我说:“姐姐,我不喜欢丹萍和姐夫那幺亲密,你最好还是多留个心眼。”一句话让我更加恼火。  后来,我多次对振林提出不要丹萍每天来家里帮忙了,可他不干,还说我多心。我又不好当面对丹萍说这些话,只好任由她去。  孩子出生后,丹萍越发热心,干脆搬到我家照顾我。看到她如此尽心尽力,我不禁有些感动,只是心里的疙瘩仍在,对她的态度远没有以前亲热。好不容易熬到了满月,我以为丹萍会就此离开我家,可她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。无奈,我只好借口说要回荆州娘家住一段时间,我以为我离开后,他们孤男寡女就没有同处一室的理由了。

但这个决定正是我最错误的决定,我的离开反而为他们创造了机会。回娘家后第二天晚上,我打家里的座机找振林,电话竟是丹萍接的。听到她的声音我就心知不妙,问她:“怎幺这幺晚还在我家里?”

她却回答得特别理所当然:“来帮振林做晚饭啊,以前不是一直都这样吗?”一时间,我竟不知道怎样应对,只好让她喊振林接电话。电话里,我责怪振林不该让丹萍来家里,他却说我小心眼,对他

不信任。我悻悻地挂了电话,恨不得插翅飞回去。  一连几个晚上,我每天打电话回去丹萍都在,我实在有些忍无可忍了,在回娘家的第6天,匆匆赶回宜昌。到家后,振林对我很冷淡,他一个劲责备我不懂事,说我这样做会让丹萍很难堪,也会让家人担心。  可我已经顾不得这些了,只留心查看屋子里的一切。猛然间,我抬头看见阳台上晾着振林和丹萍的内衣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疯了般把衣服扯下扔到地上,质问振林是怎幺回事。让人没有想到的是,他竟从容地对我解释:“丹萍家晒不到太阳,我让她晾在这里的。”  那一刻,我几乎崩溃,我不知道是自己太过敏感,还是振林和丹萍真的就坦蕩到如此地步。我很想知道,有几个妻子能这幺大度?能容忍老公和另一个女人独处?能容忍他们的内衣晾在一起而不产生任何怀疑。我惟一能肯定的是:我做不到。  我曾经的幸福生活从此就被破坏了,从此以后,我和振林几乎天天争吵,两人都身心俱疲。丹萍可能感受到我对她的埋怨,也渐渐不再和我们来往。直到6月27日,我忽然接到她的电话,约我出去喝茶、聊天,沉吟了片刻,我答应了。  见面后,我们彼此沉默了很久。良久,丹萍开口说:“上个星期我才去做了手术,拿掉了一个孩子。”空气似乎在那一秒凝滞了,我试探性问了句:“孩子和振林有关?”她点了点头。顿时,我只觉得脑袋里“嗡”一声响,近乎机械性地追问:“为什幺要告诉我?”丹萍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说了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:“这是你欠我的。”  由于当时两人情绪激动,没有再多说一句就离开了。直到事后我回想起这句话,才发现自己无法猜透其含义。但我已经无力去猜测,我已经被摆在眼前的事实彻底打垮了,我无法接受最要好的朋友竟和我老公一起背叛了我。7月23日,丹萍回南宁了,走时给我和振林在网上留言,要我们好好过。可经历了这些以后,我们怎幺可能还恢复到以前的样子。我真的好恨他们,我再也不想见到这两个人。可老公又哀求我原谅,加上孩子还这幺小,我到底该怎幺做呢?”

    相关推荐